365bet外围-A股将迎银行“上市潮” 补充资本金提升经营稳健性
2019-06-27 13:29:44 来源:本站
摘要:今年三四季度或将迎来银行过会“小高潮”,年内上市银行数量有望达到40家,上市后的中小银行将获得充足的资本金,补充其资本充足率,缓解其资金压力和财务压力,提升其经营稳健性。

本报记者 韩鹏栓报道

进入2019年,在监管层鼓励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银行资产质量总体改善等大背景下,银行业即将迎来新一轮“上市潮”,以此同时中小银行A股IPO提速明显。

记者梳理发现,今年以来,已有青岛银行、紫金银行、青岛农商银行和西安银行四家银行相继顺利登陆A股,苏州银行已过会并在准备发行程序。据了解,自5月起,证监会先后受理包括齐鲁银行、广东南海农商行、广东顺德农商行、邮储银行、上海农商行等五家银行的A股上市申请材料。

相关专家分析称,今年三四季度或将迎来银行过会“小高潮”,年内上市银行数量有望达到40家,上市后的中小银行将获得充足的资本金,补充其资本充足率,缓解其资金压力和财务压力,提升其经营稳健性。

1

补充资本金 提升经营稳健性

根据证监会官网最新披露的首发企业信息名单显示,当前排队待审的银行为16家。据了解,在16家银行中包括浙江绍兴瑞丰农村商业银行、浙商银行、厦门银行等在内的11家为“预披露已更新”,占比近七成。此外,安徽马鞍山农商行、东莞银行、广州农商行显示为“已反馈”,本月内新加入排队的广东南海农商行和齐鲁银行则为“已受理”。

根据证监会发行监管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审核工作流程,预披露已更新后即为初审会和发审会流程。相关券商人士表示,预披露更新后如无其他问题将很快召开初审会及后续的发审会,预计即将到来的三四季度或将迎来银行过会“小高潮”,年内上市银行数量有望达到40家。

对于中小银行选择这一时间节点上市的原因。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陶金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以来,去杠杆从‘减债务’渐渐走向‘增权益’,增加直接融资比例是其中的重要体现形式,中小银行正是在此背景下集中上市。同时,金融供给侧改革持续推进,银行业结构性调整的必要性在加强。相对更偏向于服务中小企业的中小银行需要获得更多的不受限制的资本金,以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另外,中小银行面临在区域上的经营限制,在控制了风险的同时,中小银行的经营需要通过上市和定向降准获得补偿,今年以来央行致力于构建针对中小银行差异性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也与中小银行上市有着较为一致的思路,即加强他们的资金能力。陶金补充道。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锟也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内部原因:中小银行上市主要是为了补充核心一级资本。中小金融机构成长到一定体量后需要补充资本,以支持其外延性扩张。”

另一方面,外部原因:监管层面的政策支持。今年2月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表示要支持商业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金,而且允许符合条件的银行同时发行多种资本补充工具。王锟补充道。

事实上,自2017年以来,中小银行上市审批速度逐年提升。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曾表示,支持中小银行的健康发展是我国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中央已经出台多项支持性政策,并且将会继续加大支持力度。

中小银行上市会促进其自身健康长远发展。王锟分析指出,首当其冲是解决了资本金充足率的问题。另外,在上市的过程中,银行的资产质量、业务拓展能力、银行股权结构等问题都会成为审查的重点,这也促使银行进行优化。

陶金表示,中小银行更多地参与了实体经济服务中,其客户中风险相对较大的比例显著高于大型商业银行。2019年3月农商行平均不良贷款比例达到4.05%,是国有商业银行的3倍多。可以说,中小银行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付出了更多,尽管这其中有业务结构单一、经营管理水平相对较低等原因。

另外,中小银行的吸储能力显著弱于大型银行,其资金能力进一步受到限制。上市后中小银行则能够获得更多的资本金,补充其资本充足率,缓解其资金压力和财务压力,提升其经营稳健性。资本金的补充,还增加了银行进一步撬动杠杆、借债和还债能力。陶金补充道。

2

监管坚守审慎原则

记者注意到,一方面,监管在鼓励银行补充资本;另一方面,银行募资规模大多缩水。据相关数据显示,在今年已获批的四家银行中,监管批准的发行规模较招股书预披露规模均有所下降。

具体看来,西安银行由拟发行不超过13.33亿股降至发行股数不超过4.44亿股。紫金银行由拟发行不超过10.98亿股,最终获批发行不超过3.66亿股。青岛银行由招股书的拟发行不超过10亿股最终降至发行规模4.51亿股。青岛农商行最终发行5.56亿股,较招股书中16.7亿股发行规模缩减逾六成。

对此,陶金分析指出,削减发行规模,并不仅存在于中小银行IPO。银行上市募集资金普遍较高,证监会通常会做合理的调整,以适应各个银行的财务、经营状况和发展规模。同时,募集资金规模过大、过于集中会对二级市场造成潜在的扰动,需要在审核制的框架下综合评估。

此外“银行IPO募资规模一般都很巨大,削减规模主要是为了控制对市场的影响。”王锟表示。

业内人士则认为,与当前市场对中小银行的风险情况和盈利情况判断相关,后续银行或仍将延续当前现状。此外,资产质量、业务拓展能力,以及银行股东确权与股权架构等问题也成为发审委关注重点。

事实上,随着我国中小银行上市节奏不断加快,监管方面对于发行审核的谨慎性也在不断的提高。

就监管方面对审核坚守审慎原则的重要性。王锟分析指出,一是对拟上市中小银行进行各方面把关,确保上市的中小银行确实是优质的,符合建立多层次、广覆盖的银行金融体系的总体要求。

二是通过审慎监管来逐步解决中小银行在发展过程中存在的先天不足的问题,理顺各种关系和结构,以及业务发展模式,更加坚持合规经营。王锟补充道。

据了解,当前排队银行中除浙商银行是股份制银行,且体量突破1.5万亿外,其他均为城商行或农商行,体量在百亿至数千亿不等。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表示,尽管体量为百亿的银行规模不大,但相较普通企业而言仍是优质资产,只要银行公司治理合规,有其独特的“小而美”经营模式,就应该允许其上市。

总之,董希淼指出,银行上市的最终目的是通过补充资本以增强支持实体经济的能力。监管出台了包括永续债、优先股等措施,并不是为了银行自身的发展,或者说不仅是为了银行自身的发展,银行稳健运行,对中国金融体系的稳健运行将能起到支撑作用。